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冯小刚:十亿影帝不务正业一整年

laopaoer

2015年12月24日,冯小刚主演的《老炮儿》上映,首周末票房2.5亿元。

《老炮儿》首日票房5000万元,第二天5700万,第三天6700万元,第四天7100万元,票房走势与口碑成正比。

财经记者算过一笔账:“老炮儿六爷”冯小刚之前通过IPO和收购空壳公司变现,资产达到15亿元,其中10亿是2015年收购东阳美拉公司变现的收入———这个类似于某公司将旗下子公司分拆上市,冯小刚成了华谊兄弟一个子公司,盈利能力和其他业务切割,他持30%股权。华谊收购的是冯小刚的导演技能和影响力,双方还有对赌协议,规定若干年内业绩,不达目标的话,冯小刚要补偿。这金吸的好鬼财经啊,这么下去不上个长江商学院,是看不懂娱乐新闻了。

总之,一年赚到10亿,打工打成老板,冯小刚堪称永不没落的黄金老炮儿。

玩到个份上,有17年14部电影打底,冯小刚当然可以说声烦了,就两年不拍片,扔一票相爱相杀不看冯氏贺岁不知道怎么跨年的拥趸干瞪眼;想演戏玩就去抢演员饭碗,金马封帝那天,跑在工体唱李宗盛写给张艾嘉的《爱的代价》,也没躬逢颁奖盛事,手机短信不卑不亢获奖感言“我得到过一次金马,又得一次,刚好我姓冯,二马冯,两匹马。”想当评委,就在《笑傲江湖》跟宋丹丹吵着假,暴着脾气挑挑喜剧苗子留着用。

想演戏了,就去抢演员饭碗,金马奖被封帝那天,他却身在北京工体唱李宗盛写的《爱的代价》,没有躬逢颁奖盛事,他并不太遗憾,用手机短信不卑不亢地表达获奖感想。

想当评委了,就在《笑傲江湖》里跟宋丹丹吵架,暴着脾气挑挑喜剧苗子留着用。葛优说,怎么铁哥们跑电视当评委去了,铁哥们冯说:“如果有给钱多的节目,我还去!”只有有钱人可以这么坦荡说钱,因为大家知道他不缺这钱。脱离了财务的羁绊,二马冯起码说话脱缰。

2015年,在冯小刚的编年史上,除了“冯十亿”,显然还有一张标签:不务正业。

正是这不务正业,为他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可能———无论是财务上,还是业务上。

十五亿是个数字,不能代替生活和现实存在。被电影累出内伤的电影人冯小刚总归是要回到电影上的,前一段他在微博上公布,将执导改编自刘震云小说改编片子《我不是潘金莲》,“非常中国,非常荒诞,非常的冷幽默。片名待定。现在开始磨刀,年底开练。想着就让人兴奋”。冯小刚VS刘震云,想想同兴奋。

不想拍电影,不妨碍给电影当爹———一年监制两部片,给心爱弟子孙浩监制《命中注定》钦点男女主廖凡和汤唯,与姜帝圭联合监制《坏蛋必须死》,心态更松弛;想染指电商业务了,就导了场明星总动员的双十一晚会;想开个冯小刚电影公社,就携《老炮儿》站台、拉跑男捧场。冯小刚说他就是老炮儿六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冯小刚跟六爷,区别真不大,也就相差十来亿资产吧。

关于老炮儿的批评,我觉得最离谱的关于是北京人的优越感,这些老北京都没落成什么了,厚重雾霾共享,天价房价均享,全程拥堵有份,帝都财权没毛钱关系,还有什么优越感可言啊,一定要说有什么契合,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死倔性格。一无所有的伊斯特伍德老头在《老爷车》中对恐吓他的邻居说“你会不会有时候惊觉,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你是惹不起的?那就是我。”

无论是北京还是密歇根州,都有这样纯爷们,他们退出主流社会里很多年,观念不合时宜,江湖有分没量,上面没人,兜里没钱。但是,眼神仍然凌厉,铁骨仍然铮铮。岁月更迭,潮流奔涌,老炮儿是无人机、杠杆买卖股票时代,还相信拳头和人心肉长的古董,是老北京人千年不死,死后已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的胡杨林老灵魂。

冯小刚当然不是站着去死的胡同里的六爷,但他是电影界的六爷,看《唐人街探案》就知道了,现在叫票房的电影语言是这样的,邪乎恶搞,邪乎烧脑,充斥夸张的动漫气息。冯小刚盘踞多年的贺岁语言,是真的out了。他自己也落寞地说过,时代变了。他的伤感他自己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冯小刚:十亿影帝不务正业一整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