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老炮儿,请再砍我一次

laopaoer

手机上看过《老炮儿》,模糊的,不影响那浓烈的雄性气息。

记得电影里许晴演的“霞姨”,有一句这样的台词:他们这一辈人,和你们这一辈人真不一样。

初听这一论断,我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对六爷那样有情有义又能单挑十几个人的老炮儿肃然起敬。然而仔细想想,好像哪里不对。小飞的那个贪官老爹不也是他们那一辈人么?六爷自己不也一样因为年轻时犯浑,抛下老婆孩子没人照顾么?难道紧紧因为上了年纪,搞女人的时候力不从心,就洗刷了从前的种种了吗?

然而我终究不该那样刻薄,对于那一辈人的群体肖像我好像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就像这边你用放大镜折射小脚老太太的小脚,那边他捧起《人间词话》怀念那个为旧社会投湖自尽的王国维。

对于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我们只有盲人摸象般称颂或贬斥。

可是对于自己家里的老炮儿,我还是略知一二,不远千里在过年的时候带着羊肉来,结果还帮我修好了漏水的马桶,给窗户加了密封条。这活儿,我还真不会。

这时我又想起电影里那句台词:他们这一辈人,和你们这一辈还真不一样。这话好像还真有点道理。

电影的结尾是在一块裂痕交织也冻得很结实的冰湖上。六爷单刀赴会,举起那把尘封的钢刀,在呼啦啦的北风中冲向前方。

摄影机不停地给出俯瞰冰湖的镜头,六爷的特写,对面那群兔崽子的特写……好像这一块泛着蓝光的小小冰湖,竟是一个偌大的舞台,后面奔走上台的,还有六爷的兄弟们。

六爷最终当然还是倒下了,单膝跪地,英雄般的倒下了,到谢幕的时候了。只是他儿子躺在病床上看不到这一幕,我想,他脑震荡痊愈之后应该会到这片冰湖来,想起霞姨对他说的那句话,心里会后悔:谁TMD还在乎他们那一辈人和我们这一辈人到底一不一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老炮儿,请再砍我一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