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我不是药神》关注医疗现实的良心佳作

毫无疑问,《我不是药神》将注定成为2018年国产电影中的良心佳作。

虽然电影由宁浩监制,徐峥领衔主演,但这次不是商业喜剧的路子。作为老搭档,宁浩和徐峥完全可以如法炮制一部让观众捧腹大笑的喜剧,但这次他们却勇敢地触及了医疗现实这个沉痛的题材。

《我不是药神》讲述的是一个保健药店老板靠走私印度仿制药而发家致富,最终难逃法网的故事。故事情节没有太多曲折,但导演将叙事节奏把握得张弛有度、流畅自如,观众情感自然带入,颇有韩国类型片的风格,影片观赏性较强。

徐峥在《我不是药神》里扮演的是一个叫程勇的男性保健品店主,他在面临婚姻失败、父亲卧病、交不起房租的人生窘境之时,因一个意外的契机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中国独家代理商,瞬间登上人生巅峰。

格列宁是治疗白血病的特效药,瑞士正版药售价3万元,而印度仿制药格列宁只要2000元,最关键的是两者药效相同。巨大的价差下白血病人自然选择便宜的仿制药,于是程勇便成为白血病人心中的药神。

虽然格列宁在印度是合法制造,但程勇通过海运渠道走私,并在国内销售格列宁却是违反法律规定。正因此,程勇一直低调行事,坚守不坐牢的底线。后来在王砚辉饰演的无良奸商张长林的怂恿下,他金盆洗手,摇身一变成为成功企业家。但在目睹了白血病人一幕幕人间惨象之后,还是站在了善良的一边。

《我不是药神》聚焦的正是当今社会看病难、买药贵的问题,关注的正是与普通百姓息息相关的医疗现实,堪称中国电影当下最稀缺的极富现实意义的电影。电影中张长林的一句话,道尽了病人的辛酸和痛苦:“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一瓶正版抗癌药,国内要4万元,试问谁吃得起?谁家没个病人,谁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有病就要吃药,吃不起就只有等死。这是很朴素的道理,也是让人无奈的现实。

人们常讲,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这部电影也不例外。《我不是药神》就是改编自一则真实的新闻。根据新闻报道,34岁那年陆勇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吃了两年的正版药,花了56.4万元。不堪重负的他改用印度仿制药,而这种药的价格只有正版药的二十分之一。陆勇后来将印度仿制药又推荐给了其他病友,还帮忙代购。后来陆勇因罪被捕,在看守所里待了135天。所幸的是,后来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声称正式决定对陆勇不予起诉。

正是因为现实中有程勇这样的人的努力,才让原本价格高昂的正版药零关税走进国门并纳入医保,让慢粒白血病人的存活率由2002年的30%提升到2018年的85%。从这个角度讲,《我不是药神》的确是一部勇敢的电影,它让所有人看到了原来不曾关注的医疗现状,展现的是我们不曾见识过的弊病和内幕。

除了现实主义题材,影片最大的亮点是演员的表演。导演文牧野曾放话说:《我不是药神》中每个演员都贡献了自己的巅峰演技。不论是主演还是配角,都在影片中展现出了丰富细腻甚至是超越自我的表演。

徐峥对于程勇的刻画,是近年来他在银幕上最好的表演,程勇这个角色,从一开始的玩世不恭,到后面的实现救赎,徐峥近乎完美地将这个人物呈现在了银幕上。尤其是雨夜之中与好友决裂的一场戏,徐峥言语之间的决绝和眼神之间的犹疑,更是将人物的心理活动表现得淋漓尽致。

周一围饰演的警察曹斌,充满了爱憎分明的江湖气息,是那种典型的非典型警察,在得知真相后,勇敢地做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决定。

王传君的表演也是一大惊喜。从一开始的弱不禁风,到后来卖药时的唯唯诺诺,再到病重之时笑对死亡,王传君将一个边缘群体人物每个阶段的心理变化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彻底颠覆了《爱情公寓》中的关谷形象。

出色的批判题材,草根群像式的现实刻画,演员的实力演技,一气呵成的叙事,注定要给观众带来惊喜。希望大家不要错过这部良心之作,毕竟当下的中国需要这样的电影。

友情提醒:《我不是药神》将于2018年7月6日全国上映,观看电影请自备纸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我不是药神》关注医疗现实的良心佳作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