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魅影缝匠》影评:如何征服一个被宠坏的老男孩

在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电影中,《魅影缝匠》是比较容易为大众接受的一部,它没有所谓的史诗气质(如讲述资本发家史的《血色将至》),没有去反应某个时代(比如以色情影视业为窗口记录美国的70年代的《不羁夜》),而是对故事背景抽取一定的真空,用光影、华服、音乐来讲述一个互虐的爱情故事。

《魅影缝匠》可以看做一个三幕剧,每一幕都通过矛盾的不断积累,发生强烈的戏剧性转变。这样构建的故事,符合观众的观影习惯,不像《大师》或《性本恶》那样难懂。

《魅影缝匠》实际上讲了一个乡下女孩如何征服一个有才华的、被宠坏的上流社会老男孩的故事。

故事循序渐进。首先,女孩的气质清新脱俗,她的身材比利刚好是挑剔的缝匠雷诺兹最钟爱的。其次,女孩被缝匠的才华征服,缝匠的套裙使得她“脱胎换骨”。上面两条是男女主互相吸引的基础。

然后,女孩做出了牺牲,比如遵守缝匠的规矩、适应他的节奏,并且他们有了共同的追求(维护美,抢回胖女人的礼服)。接着,女孩发现缝匠爱的只是他眼中的自己而不是真正的自己(公主的到访可以让雷诺兹在吃早饭的时候不工作,让她明白自己在缝匠心中的地位),于是她决定让他接受未经矫饰的自己(以自己的方式为他准备惊喜),这引发了激励的矛盾,接着她以霸道的方式宣示了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第一次下毒),并夺取了缝匠心中母亲的位置。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女孩剔除了缝匠的傲娇,让他正视自己的孱弱(第二次下毒)。

《魅影缝匠》的开头是一系列具有铺垫作用的情节。交代著名缝匠的身份和个性。

在这些情节中,导演巧妙地埋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伏笔。宴会上,伯爵夫人发现只有自己还穿着古典礼服,其他的贵妇们却早已改换了时髦的着装。这导致了电影最后一幕里伯爵夫人的“叛变”,从而令缝匠感到自己“失宠”,事件激发了缝匠性格最深处的傲娇和脆弱:他不愿承认自己的“落伍”,将“失宠”的原因归罪与她,甚至要把她赶走。只有让缝匠正视自己,男女主才能真正平等地在一起。女主不得不故技重施,用毒蘑菇破除男主的壁垒,用一种既体面又暴力的方式击倒男主,让突然处于弱势的他真正认识到自己的弱,从而扫除了他们关系中最强大的障碍。

我们不得不佩服对光影的处理。

火炉边的谈话,男女主相对而坐,火光打在两人脸上,男女主脸上的火光和阴影强调了这次谈话是基于欲望的试探防守。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交锋。女主主动出击:“你这样的男人,身边一定围绕着很多女孩子”。男主回应:“我受到了诅咒,我不可能结婚”。女主继续出招:“也许你没那么坚强”。随后男主暴露了自己像男孩一样倔强、骄矜的一面:“我就是那么坚强”。最后,谈话以男主“帮我个忙”结束了这次谈话。

同样令人赏心悦目的是男女主的演技。雷诺兹的餐厅初遇女主的时候,台词很普通,内容无非是点菜,可DDL却用眼神表达了人物真正的动机:撩妹。而在最后一幕雷诺兹祈求姐姐把女主送走的时候,他的表现,就像一个向母亲诉苦的孩子。DDL的缝匠,优雅却不娘。

如果把胖女人的婚礼作为第一幕的高潮的话,那么在这之前,则有太多琐碎的情节,导演的处理方式是利用背景音乐作为音桥,或者利用旁白来串联。那些优美的旋律,又是那么符合人物的心境,对于观众也是一种享受。

总结一句话,这是一个老男孩不停作妖,结果被妙龄御姐两个大招直接KO的爱情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魅影缝匠》影评:如何征服一个被宠坏的老男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