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希望的另一面》考里斯马基让我想起蔡明亮

第一次看芬兰导演考里斯马基的电影,尽管他已经有那么多杰出的作品。今年获得柏林最佳导演银熊奖的《希望的另一面》,讲述了一个叙利亚难民偷渡到芬兰,企图生活在那里的故事。

故事展开的方式并不复杂,采用双线交叉,最后合一的讲述方式,餐厅老板与难民这两个人最终联系在一起。巧的是,在他们还“不该”认识的时候,导演安排餐厅老板与难民有了一个车里车外的照面,那时候,一个是刚准备离婚的失意,一个是刚偷渡上岸的茫然,两个男人的命运有了一个不产生情节的擦边。

当我们以为故事会朝着现实主义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却悄然发生“不切实际”的变化,看似冷漠,连一条狗都不愿收留的餐厅老板,竟然收容了一个难民。看似精明的餐厅老板,竟然听从员工的建议把西餐厅改做寿司店。剧情从中段开始,从冷峻转向温情,从严肃转向幽默。仿佛让人忘记了电视机里叙利亚遭受袭击的惨状,或者说用一种现代童话式的“美好”,给难民们一个小小的乌托邦。

但导演没有完全陷入幻想,他还是用那个难民的遇刺提醒了观众,并不是所有的芬兰人都欢迎他们。可是,遇刺后的主人公,躺在一块阳光明媚的草坪上,脸上的光线突然明亮起来,那只被收容的小狗也跑了过来。这样充满寓意的结尾,让人心生暖意,清醒中保持希望。

说起光线,考里斯马基对光线的运用很特别,暗调、高对比营造出一种舞台感。同时,极简主义的布景和人物极少的台词,更加重了这种戏剧的既视感。画面的构图非常的稳定,人物不是并排,就是剧中或者在黄金分割点。而人物的表演,几乎被弱化到最小,当主人公在移民局回答问题时,让他的半身像出现在银幕正中央,面无表情地陈述自己家被轰炸、家破人亡的经历。

导演很喜欢这种“面无表情”的表演方式,片中也不止一次地出现主人公及其难民同胞面无表情的脸,这种处理,恰恰达到“无招胜有招”的效果,有意阻碍观众投入剧情,反而可以理性地思考人物的心境。

“最小方式”的表演,“面无表情”的脸,让人想起梅尔维尔和蔡明亮。

同时,导演对色彩和音乐的运用非常敏感。主人公第二次去移民局回答问题时,特意穿了一件白衬衫,表示出希望的到来。而考里斯马基的音乐从来都不是背景音乐,而是在片中出现的乐队的演奏,当主人公和友人一起在酒吧听歌时,两个异乡人听着芬兰乐手唱着农民耕种这样充满希望的歌词,与他们背井离乡的境况形成巨大的反差,更反衬出人物的悲凉。

看考里斯马基的电影,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在《希望的另一面》里,你可以看到赌片、黑帮片的影子,也可以嗅到现实主义的气息,更可以看到喜剧的俏皮(难民和老板打架那一段最有意思),却最终又走向了“半童话”的中性结局。他的电影仿佛是真实与虚构的调和剂,现实与幻想的平衡点。你不会像看李安的电影那样投入,却可以跳出电影,理性地思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希望的另一面》考里斯马基让我想起蔡明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