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圣鹿之死》那对父子是情人,鉴定完毕!


获得今年戛纳最佳编剧奖的《圣鹿之死》由《龙虾》的导演欧格斯·兰斯莫斯执导,科林.法瑞尔与妮可尔.基德曼主演。《圣鹿之死》的故事其实可以概括为“病患家属复仇记”,一个死在手术台上的病患的儿子马丁,“凭借”某种超自然的力量,向父亲的主刀医生复了仇。

虽说故事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可《圣鹿之死》的主题却像泥鳅一样油滑难以拿捏:你可以说这事关复仇,可是较量双方的阶级差异却被导演有意提及;你可以说这事关救赎,可“杀人”的医生史蒂文到最后却是被一步步逼着完成了救赎的过程;你也可以说这事关医患关系,可是医生的敬业和患者痛苦却并不是本片重点。

正是这许许多多的“暧昧”阻碍了我们迫近作者想要表达的核心。而我们在电影后半段能够明确Get到的,是一种无奈。那是一对医术精湛的夫妻面对孩子的“疾病”的无奈,当然了,这种“疾病”更像是“诅咒”;那更是一个信奉科学的优秀医生对冥冥中不可抗力的妥协,这种被迫刷新自己信仰的过程,也是一种无奈。

这一切的无奈,都源自于本片的一个最核心的虚构,那就是医生史蒂文必须杀死自己的一个家庭成员,这样,儿子和女儿的“软骨病”才能好,否则,妻子儿女都会因病而死。

带给史蒂文这个消息的,是马丁。在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的“对决”过程中,史蒂文一家和马丁一家关系,很值得玩味。

首先是马丁与史蒂文的一对关系。马丁一心认定史蒂文是“杀死”他父亲的人,他恨史蒂文,却也不知不觉把史蒂文当做父亲,“爱”着他。史蒂文对马丁心生愧疚,起初多番照顾,可是当马丁表露“爱意”时,史蒂文却退避三舍。

其次是史蒂文的儿子鲍勃和女儿金的关系。金作为姐姐,对弟弟的嫉妒昭然若揭,甚至在最后关头企图“离家出走”以避免被杀。

最后是妻子安娜与马丁的关系,有一个场景是安娜跪在马丁面前亲吻马丁的双脚,似乎是在祈求他的原谅,这代表了安娜的“母性”。

不过,本片最隐晦的关系,是史蒂文和马丁这对不是父子的“父子”之间的相爱相杀,这种“爱”,让儿子变成了父亲的“情人”。

影片一开始,就把史蒂文与马丁的关系按照“地下情侣”的模式来打造。史蒂文经常偷偷与马丁约会,偷偷给马丁送名贵手表;他限制马丁来医院找他,对同事隐瞒马丁的身份;甚至堂而皇之地请马丁来家里做客,仿佛是“情人”与“正室”的“非正式会晤”。如果影片不揭晓两人关系,观众会怀疑史蒂文和马丁是一对“恋童”、“恋老”的同性情侣。

从影片的结尾来看,史蒂文失去了儿子鲍勃,而马丁很早就失去了父亲。这使得他们两人的“父子”身份可以互补。同时,也可以认为是马丁“逼迫”这史蒂文“杀死”儿子,迎接了“新儿子”马丁。

更细思极恐的是影片的种种细节铺陈。

马丁和金走的很近,互相见过对方半裸的身体。可是马丁对金这个处在发育期的少女的完美身体不感兴趣,却非常想要看看史蒂文这个大叔身上有多少体毛。

而史蒂文与安娜的夫妻生活也颇“诡异”,需要安娜把衣服脱掉,史蒂文自行采取措施达到兴奋状态。

史蒂文和马丁的“临床表现”,都在暗示他们对女人身体的“冷漠”。

而电影中间接挑明史蒂文和马丁的“男男关系”的,是一处很隐晦的互文。史蒂文出于不得已,向儿子鲍勃讲述了一个童年的秘密,在他刚刚对自己身体感兴趣的时候,为了“研究”身体,趁自己的父亲喝醉酒,给他“打了灰机”。史蒂文的台词还特地强调“他从父亲那里弄出好多液体”。这种身体上的直接接触,虽然不是发生在史蒂文与马丁之间,却以一种互文的形式,完善了史蒂文与马丁的关系,换句话说,这一细节完成了片中两个人一直想做却又阻止自己做的事情。甚至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何史蒂文屡屡约会马丁,为何马丁对史蒂文颇有依恋,甚至送礼物。

父亲与儿子之间的这种“暧昧”,似乎比同性之爱更加禁忌,我想这也是导演为何要采用如此曲折的方式来表达的原因。而导演所采用的神圣感很强的配乐,与这种“暧昧”形成了一种反差,使之更加具有禁忌感。同时导演大量采用的广角镜头和现代感极强的布景,使影片产生一种超现实的风格,更加让“父子之恋”变得如坠云中,不可捕捉。可悲的是,片中的妻子安娜和女儿金两个女性角色都非常聪明,却不得不沦为周围男人的配角,她们努力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抓到的,不过是男人在追逐同性的过程中的一点施舍罢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圣鹿之死》那对父子是情人,鉴定完毕!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