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妖猫传》影评:会讲故事的陈凯歌差在哪里?

《妖猫传》的署名编剧有王蕙玲和陈凯歌。王蕙玲和李安合作的电影包括《饮食男女》、《卧虎藏龙》、《色戒》。下面就把《卧虎藏龙》和《妖猫传》对比一下,看看前者为何成功,后者为何口碑暴跌。

其实李安的每一部电影的主人公,都是他自己,都是我们千千万万的普通人,观众能够体会角色情感。李安的青年时代,父亲反对他学电影。《卧虎藏龙》里,那个偷剑、逃婚不嫁的玉娇龙,正是李安自己。他们都想要冲破父母安排的路线,活出自己,这又与我们芸芸观众何其相似。而为师报仇的李慕白,压抑情愫的俞秀莲,我们都能理解他们的情感,认同他们的目的。因为报仇、压抑等等,都是我们普通人的情感。

回到《妖猫传》,它讲了一个诗人和一个僧人的成长,诗人白居易为了冲破李白的阴影,为了写成《长恨歌》,日夜煎熬;而僧人空海则是为了完成师父的遗愿,远渡重洋来寻求不死的境界。一个写诗、一个求道,这两个命题本来就很宏大,需要有很大的段落来铺陈人物的前史,观众才能理解和认同人物。比如《卧虎藏龙》里花了一大段篇幅交代玉娇龙和罗小虎的前史。

可是《妖猫传》里把两位主要人物的关键经历,只用一些闪回式的剪辑来交代,显得很潦草,仿佛是编导直接告诉观众:你们瞧,他们俩一个很热爱诗歌,一个很虔诚求道,没有足够的铺陈。

其实陈凯歌作为导演的功力不差,《妖猫传》的悬念感、紧迫感很强,观众很入戏,可导演的软肋也恰恰是他太求“戏”。妖猫初到陈家的一段、胡玉楼的一段、妖猫灭门的一段、陈云樵杀妻的一段,断断精彩、有“戏”,可是编导忽略了故事主线,为了娱乐观众而娱乐观众,在功能性的角色(陈云樵、春琴、玉莲)身上浪费了太多笔墨。

《妖猫传》不仅没法让人进入白居易和空海,也没法让人认同其成长。当得知杨玉环是为了配合玄宗的“假死戏码”而死的真相后,当目睹两个白鹤少年以及阿部对杨玉环的痴迷后,白居易和空海仿佛一下子开窍了。这显得小题大做。白居易一开始因为不愿意做“假记录”而被辞官,涉及杨玉环的死因时,他也非常较真。让一个“较真”的人“不较真”,也许是暗示他已经认同了《长恨歌》的后半段对玄宗爱情故事的浪漫处理,这样高妙的艺术境界,普通人很难Get到。至于李白《清平调》的创作过程的还原,是如何打通了白居易的灵感,似乎也非常玄之又玄,没有说清楚。

《妖猫传》的妖猫得以神通广大,主要是因为白鹤少年对杨玉环的爱慕,可以说有了这一份爱慕,才有了整个故事。可是如果把爱慕作为推动剧情的关键点的话,编导又没有足够的铺陈,交代两位白鹤少年的情感发展,使得故事显得很“儿戏”。《卧虎藏龙》里的沙漠一段,先表现玉娇龙的倔强,接着表现罗小虎的体贴,当龙发现虎并无恶意后,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的激情一发不可收拾,情感可谓层层递进。可《妖猫传》却仿佛霸道地说:你瞧,他们爱上贵妃了。甚至阿部对贵妃的爱慕铺陈的都比白鹤少年要多。

《妖猫传》涉及的人物众多:唐玄宗、杨玉环、白鹤少年、李白、阿部等等,编导给每一个人都加戏,玄宗写下“极乐之乐”四个字,还和“知道要杀他”的安禄山跳舞;杨玉环对着李白说“大唐有你才是真正的大唐”;白鹤少年对贵妃的爱慕来的生硬而持久;李白话里有话;阿部则干脆沦为一个看得见的旁白。编导想要的太多,太玄妙,脱离尘埃,自我陶醉又说不清楚。

陈凯歌的《梅兰芳》、《赵氏孤儿》和《妖猫传》一样,都存在前半段精彩,后半段坍塌的问题。《赵氏孤儿》刚开始,屠岸贾策划阴谋时的双线剪辑非常精彩。可是陈凯歌恰恰是把剪辑、配音等等手段当成了电影成功的“法宝”,忽略了“戏”要让观众认同,他费尽心机铺垫的故事才有意义。光看前半段的话,《赵氏孤儿》甚至不比《卧虎藏龙》差,可惜陈凯歌把主人公程婴和赵孤推向了一个观众无法认同的局面,使的前半段抓人的情感丧失殆尽。《妖猫传》也是一样,白居易、空海、白鹤少年的行为得不到认同,前面的悬疑感白白浪费,观众们倒是会认同陈云樵和春琴,毕竟他们更接地气。

另外,唐朝的故事,找了一首英文歌做主题歌,这是什么路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妖猫传》影评:会讲故事的陈凯歌差在哪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