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寻梦环游记》的5大剧作突破

《寻梦环游记》是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第19部动画长片。该片的灵感源于墨西哥亡灵节,讲述了热爱音乐的小男孩米格尔和落魄乐手埃克托在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开启了一段奇妙冒险旅程的故事。如果一部动画电影要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面对死亡的故事,很难有一部电影会比《寻梦环游记》更活泼、感动和轻松有趣。

剧作突破一:化腐朽为神奇

《寻梦环游记》的剧作矛盾实际很俗套,就是一个追寻音乐梦想的小男孩与家庭偏见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的解决是以小男孩的离家出走并参加才艺大赛为解决途径的。这是音乐梦想片的惯用套路,比如好莱坞动画《欢乐好声音》、比如《缝纫机乐队》,都是靠演出解决矛盾。而主人公从离家到演出之间必须要经历一个过程,可能是排练、流浪、与坏人搏斗等等。

《寻梦环游记》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方是把家庭与梦想的矛盾延续到亡灵界。米格离家之后,核心矛盾仍然是家庭与梦想,而亡灵就是活着的家人在阴间的代言人。于是乎我们看到,本该在现实世界里出现的才艺大赛,被搬到了亡灵界,而米格的才艺作为一个麦格芬,直到亡灵界的才艺大赛才表现出来。

把现实世界的家庭矛盾延续到亡灵界有一个好处,那就利用亡灵界的游戏规则来表达主题。亡灵界的游戏规则是:如果被活着的人遗忘,那么在亡灵界就会“灰飞烟灭”。好电影都有这样一个特征:在现实的基础上不动声色地加入虚构,而亡灵界的游戏规则,就是《寻梦环游记》最大的虚构。在这个游戏规则的基础上,发展出两种不同的价值观:被全世界记住还是被家人记住?

剧作突破二:该出手时才出手

前面说到《寻梦环游记》建立了亡灵界的游戏规则。在许多科幻片或者动画片中,剧作往往喜欢在故事一开始就把游戏规则摆到台面上来,比如涉及人工智能的科幻片经常在电影开头以字幕形式打出机器人三大定律,然后剧情会围绕着哪些机器人违反或遵从了三大定律来展开。

而《寻梦环游记》游戏规则的揭晓,是随着主题的层层拔高而来的。当米格离家出走后,他的认知还停留在德拉库斯的名言“莫失良机”,电影需要给他注入更强烈的动机。于是乎,“被遗忘就会灰飞烟灭”的规则出现,观众此刻了解到被人遗忘的悲哀,心理更加认同米格,更希望米格能够成功。然后电影又通过德拉库斯“音乐家是属于世界的”这句话,更加强化了电影作为对立面的价值观:获取世俗的成功,让世界记住我。可以说,电影的“游戏规则”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为米格的追梦注入了更深刻的含义。

剧作突破三:变“寻梦片”为“盗匪片”

电影后半段,故事的矛盾由“寻梦”变为“让可可记住爸爸”。于是一家人开始了“拿回照片的计划”。由于照片在德拉库斯手里,电影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盗匪片”。

于是盗匪片需要的要素来了:一帮乌合之众+一个偷盗计划。盗匪片的核心矛盾是“偷东西”,而该矛盾的解决一定是在被偷盗者的生活或者工作环境里。比如《纵横四海》里的古堡,《速7》里的迪拜等。《寻梦环游记》把核心矛盾的解决场所放到德拉库斯的演唱会现场,牢牢地与音乐主题结合,符合人物身份。同时,在解决“偷东西”这个矛盾的同时,也解决了“埃克斯与德拉库斯的身份置换”的矛盾,即向演唱会上的所有观众揭露德拉库斯的真面目,使其名誉扫地。

剧作突破四:成长的“升级”

电影中米格至少实现了三个层次的成长。第一层是在德拉库斯“莫失良机”的名言激励下,米格一次次突破自我,最明显的是从“不敢在台上表演”,到在德拉库斯的酒会上的精彩弹唱。这一层成长是世俗成功学上的成长。

第二层是在家庭温暖赋予他的成长,当他认清德拉库斯的真面目的时候,认识到家庭的重要性。这一层成长是人生历练的成长。第三层是在米格用歌曲唤醒可可之后,他已经可以把音乐与家庭合二为一。

电影中,德拉库斯经常说“用音乐的力量打动他们”,米格和观众们都会以为是用音乐打动他人以实现目的,其实电影最后可可的苏醒,代表着用音乐的力量温暖家人。至此,电影开头音乐与家庭之间的矛盾荡然无存,电影的最终结论也得出:音乐从属于家庭,音乐为家庭服务。同时,埃克斯写给可可的家书被公布,另一个矛盾得到解决:埃克斯在阳间得到平反,被世人誉为“音乐家”。

当然,电影并没有对“音乐家是属于世界的”这样一种价值观进行否定,因为德拉库斯的失败是其道德层面的失败,而不是其作为音乐家的价值观的失败。

剧作突破五:对家庭桎梏的批评“悄无声息”

《寻梦环游记》看似弘扬家庭的重要性,其实也悄悄地对家庭桎梏进行了批判。曾曾祖母对音乐的态度本来就是偏见。在她给米格送祝福时,第一次的附加条件是“不准碰音乐”;第二次降级为“要记住家人”;第三次则是“没有任何条件”。三次祝福之所以次次降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米格再不走就回不去。只有在生死面前,血肉亲情才会打破偏见。因此,无论是埃克斯最初为了梦想抛家舍业,还是米格的家庭对音乐的“禁令”,都是不是亲情最好的体现方式,最好的亲情是:彼此成全。(这是米格的台词)

《寻梦环游记》非常得精工细作,细节非常丰富。比如当米格第一次穿越时,亡灵竟然认得米格,电影马上把画面切到旁边一座墓地上,一个亡灵正在对着一个小孩说“都长这么大了”。可见自家的亡灵可以认得自家人。

电影的暗示非常多。用细节:在介绍德拉库斯的短片里,说德拉库斯死于194n年,而米格加的鞋匠铺子始建于1921年。从这个时间上可以判断,德拉库斯很可能是米格的曾曾祖父。用镜头:埃克斯的朋友死后,埃克斯喝了一杯酒,当他和米格出门后,画面定格在酒杯上,对埃克斯的死因进行了暗示。

用布光:德拉库斯和米格来到泳池边,准备给米格“送祝福”的时候,泳池绿色的反射光从侧面打在人物的脸上,这种恐怖片的布光法暗示德拉库斯是坏人。用台词:德拉库斯在和米格一起看自己的老电影时曾说“我从不用替身”,这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个最大的“替身”。

电影更突出的一点是按照儿童的思维来塑造米格。米格保持着儿童的心理特征:狡猾而单纯。当德拉库斯暴露真面目时,米格的话很具有迷惑性,意图赶快得到祝福,体现了一个小孩特有机警和狡猾;而在他被扔进地洞里之后,他后悔说“不该学德拉库斯”,这表明他的世界似乎只是单纯地模仿德拉库斯,并没有意识到,德拉库斯的卑劣行为虽然不可取,但追求梦想没有错,关键是要用对方法。

因此,米格从“电影台词”判断出德拉库斯是“坏人”,也符合儿童特有的单纯心理,虽然没有什么逻辑,却符合人物身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寻梦环游记》的5大剧作突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