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趣味游戏》:写给精英阶层的一封恐吓信

《趣味游戏》是哈内克1997年拍摄的一部德语惊悚片(2007年又拍摄了美国版),虽说是一部惊悚片,电影里却只出现了一个正面暴力镜头,但依旧达到了惊悚的效果。

这部电影的故事发生在一个昼夜里,乔治和安娜(哈内克的电影主角总是用乔治和安娜命名)带着儿子来到自家在湖边的别墅度假,没想到却遭遇了两个无礼的闯入者,接下来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一系列暴力的事情。

电影并没有考验人性

虽说电影中的一家人遭遇了危险,导演却并没有考验人性。片中一家三口,自始至终都保持着良好的“形象”,没有在极端环境下反目成仇、互相指责,可以说,观众的情感从始至终都站在一家三口这边。比如,及时妻子被迫当众脱衣,她没有控诉丈夫的“无能”,体现了妻子的Nice;又如妻子逃跑前,丈夫轻声说“原谅我”,妻子回来给了丈夫一个吻,并说“我爱你”;就连儿子也没有怯懦,他逃跑的过程可谓有智有勇,虽然最后被抓,但作为一个孩子,他表现得已经足够好。

片中丈夫乔治在孩子被欺负时,只是祈求“放过他”,没有粗口,没有鱼死网破的反抗。妻子安娜也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形象,直到小胖子把她惹到不得不发火的时候才爆发;甚至儿子死了,安娜都能保持足够的镇定。

可以总结,片中富人阶级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形象:友好、彬彬有礼、聪明、勇敢、彼此有爱、不离不弃。虽然他们并不给力,但却都是好人。并不像一些电影中,富人阶级被设置成矫情、自恋、尴尬、婚姻危机,比如今年的金棕榈《魔方》。

观众的移情

如此Nice的一家人却在《趣味游戏》里遭到了如此不堪的对待,两个坏人先是激怒他们,然后羞辱他们、掠夺他们、殴打他们,最后杀害他们。而出发点确只有一个:“我们平常的生活真的没什么乐趣”。

片中坏人的角色设置有些玄妙,没有交代他们的身份、背景。两人都穿白衣,看不出什么阶层,甚至给人一种“高大上”的感觉。小胖子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下手却毫不留情;瘦子的话则多一些,他一边调侃小胖子的身材,一边不停对镜说话,仿佛在和观众“交流”。

可以说,片中的好人完全的“好”;坏人完全的“坏”,导演让观众的情感都偏移到好人这一边,却让坏人赢了。

游戏规则是什么?

片中,坏人给好人设定了一些游戏规则,比如赌一赌他们能不能活到第二天早上,比如报一个数字,数到最后一个数字的人被杀死等等。

而坏人暗中遵循的规则是“我打了你,你还不能有情绪,还要跟我继续配合。如果你有情绪,不配合,我继续打你”。比如小胖子打断了乔治的腿,却在事后提出要为他处理伤口,并让他配合。可是当安娜不理睬他时,他便暴打安娜,理由是“当我不存在”。

导演似乎在发泄对现实的不满

电影里,乔治一次次地问“为什么”,没有得到答案。刻意让善良友好的精英阶层挨打,剥夺他们生气的权利,玩弄他们的生命,导演似乎在发泄某些不满,背后的潜台词仿佛是:我就是要抽你丫的。

打破惊悚片的规则

在我看来,电影名叫《趣味游戏》,实际上导演却不断打破“电影规则”。首先,导演让观众移情于好人,却让坏人赢;其次,电影中处处有暴力,却只有一个正面的暴力镜头。导演巧妙地运用视点转移的手法,把暴力放在了镜头外。瘦子杀狗的时候,导演把视点转移到船上;胖子杀小孩的时候,视点又被转移到厨房,可以说,导演在可以“反暴力”、“反类型”。

电影的成功之处正在于规避了暴力镜头之后,仍然保持着极强的冲击力。在儿子死后,导演给出了一个长达1分钟的固定长镜头,镜头里儿子的尸体躺在电视机旁边,安娜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乔治躺在地上。三个人物都静止,可画面却非常震撼。电影还有许多细思极恐的细节,比如两个坏人一直戴着白手套,比如狗第一次见到坏人时狂叫不止。

片中唯一的正面暴力镜头,是安娜拿起枪打死小胖子的镜头,可是“调皮”的哈内克竟然让电影“倒带”,把这一个场景“重演”了一遍,新的结果当然是小胖子没有死。本来大快人心走向被改写。

除了“反暴力”,导演还“反转折”,安娜逃跑又被抓回,本来留在船上的小刀没有派上用场等等。导演甚至借瘦子的对镜说话对观众进行挑衅,“你们不想看到故事完整的、引人入胜的结局?”可是导演却给了我们一个悲观的、绝望的结局。电影最后,坏人又来到另一座别墅前,准备开始新的“游戏”。

整部电影仿佛是写给精英阶层的一封恐吓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趣味游戏》:写给精英阶层的一封恐吓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