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王牌特工2》竟然比第一部缩水?

《王牌特工2》已经于10月20日在内地上映,截至目前电影在国内的票房已经突破了2.5亿,并仍在进一步发酵中。电影在国内的评价也还不错,豆瓣目前的评分为7.3分。不过,相比第一部《王牌特工》8.4分的评分而言,这一部的口碑有些跌落。与第一部相比,第二部至少在以3个方面稍稍缩水。

主角人物的成长

在第一部里,主角艾格西从一个对“含着银汤勺出生的人”愤愤不平的无业青年,成长为一个拯救世界的“绅士”。可是第二部里,艾格西的人格近乎完美,没有看到任何成长。这就使得角色少了内心层次。

奇观性质的暴力美学

《王牌特工》的第一部至少有两段暴力场景会成为影迷们永远津津乐道的片段,其一是教堂的“伪长镜头”大屠杀和临近结尾处的脑袋冒烟花。教堂戏份的主要来自于电影技法,“伪长镜头”+快进和慢动作+Guitar Solo,配合精准的场面调度(据说费斯大叔杀了79个人,场面调度难度可想而知)和爆裂的血浆,想让人忘记都难。而“烟花”则依赖于特效和导演的创意,并且这一反转在之前也有伏笔,那就是气象科学家的死。

《王牌特工2》依然走了暴力美学的路数,只是可能观众已经在第一部里尝过鲜,第二部的奇观性质略减。例如结尾处艾格西和哈利与牛仔对打时,也采用了“伪长镜头”+快进和慢动作+Guitar Solo,但79人缩减为3人,拍摄难度和精彩程度相对打折扣,好在之前在院子里的混战也很过瘾。而“烟花”这样的亮点却没有了。

第二部的视角奇观主要依靠蝴蝶,虽然没有“烟花”那么壮观和劲酷,可是依托于剧情,当科林.费斯的主观镜头里,墙上的蝴蝶都飞起来时,小编还是差点泪目,因为此时科林.费斯饰演的哈利就要找回自己的记忆,剧情和视觉都把人推到了那个点。

反派人物的“格局”

在《王牌特工》的第一部里,萨缪尔.杰克逊饰演的反派一心想除掉人类中的“蝼蚁”,只保留所谓的贵族和精英。他有个著名的论调,那就是“人类是地球的病毒,如果地球生病了,就应该大规模杀死病毒”。这样的论调乍一看似乎“挺有道理”。第一部反派的迷人之处就在这里,他的歪理邪说需要观众的脑筋转个弯才能识破,那就是:谁来决定被视为“病毒”的人类的生死?显然萨缪尔.杰克逊把自己放在了一个上帝的位置,用他看似大义凛然的说辞掩盖自己的“法西斯主义”(萨缪尔.杰克逊的说辞与希特勒的优秀人种论如出一辙)。

《王牌特工2》里朱利安.摩尔饰演的反派则没有萨缪尔.杰克逊那么大的“格局”,她似乎只是从个人实现的角度出发,“我已经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女商人,但是却没人知道我的名字”,这是朱利安.摩尔在电影中的台词,她的动机更多的是名利。虽然说格局上缩水了一点,但这个商人女反派依然具有独特的“变态”魅力。首先,她的人物形象也走了“内外反差”这个套路,摩尔的表演也继续把“反差”扩大化。无论是下令杀人还是向世界宣告她的罪恶计划,她那种“自我陶醉”式的微笑就像是个再常见不过的精干企业家,这样的表演又与萨缪尔.杰克逊的“臭屁风格”遥相呼应。

影片每一场戏的设计和执行都精明无比而且充满创意,电影节奏明确而且大部分情节都很合理,演员的加盟也比前作更加符合美国观众的胃口。虽然比第一部略微逊色,但仍然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动作冒险电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王牌特工2》竟然比第一部缩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