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二刷《敦刻尔克》:弱化的故事与强化的形式

虽然诺兰的新作《敦刻尔克》视听体验非常好,但还有有很多观众认为电影有点假大空。小编二刷了这部电影,找到了背后的原因:弱化的故事与强化的形式。

诺兰并不想通过《敦刻尔克》讲一个故事,而是想讲一个概念,那就是把电影的形式强化到最大,而把电影的故事即内容弱化到最小,到最后,电影的形式成为主体,而故事则成为一个客体。《敦刻尔克》的确做到了把形式做到极致,可是却非常得低级,或者说毫无意义。

举几个成功的例子。安东尼奥尼的《蚀》、《红色沙漠》无不是把形式放大到最大,而把故事弱化到最小,但他是高级的并且受无数后辈追随。比如这两部电影里都把主人公的对白设计成散漫的、仿佛是自言自语的,对白里的信息量很少似乎和剧情没有什么关系,剧情被彻底弱化;然而大师通过场面调度、取景等方式,把环境的张力放大。

可以说,安东尼奥尼在形式上的创新,很好地表达了电影的主题,给无数后辈启示,香港著名导演王家卫很有安东尼奥尼的影子,他疏离的剧情、对环境的描绘基本上都与安东尼奥尼一脉相承。比如《重庆森林》、《东邪西毒》。

而反观诺兰的新作品《敦刻尔克》,“陆”“海”“空”三条线,“陆”线最后分裂成两条,男主角一条,将军一条,最后男主角的这条线和“海”“空”两条线交汇。诺兰把三条线的故事打乱顺序,最后又巧妙汇合,基本上是他《追随》里那一套。可是,诺兰这么做,唯一的效果就是“谜题”效应,即观众会猜测究竟故事原本的顺序是怎样的,而随着猜测的证实,观众得到快感。

如果这样的方式用在《追随》这样纯娱乐的电影,会增色不少(事实证明,诺兰的电影基本都有“谜题”效应,用来娱乐很有效,用来表达情感也不错,例如《星际穿越》,甚至涉及到对神的讨论)。然而用在战争这样严肃的题材上,却显得非常幼稚!导演似乎是想要表现敦刻尔克大撤退的一个横断面,可是我们没有觉得“一周”、“一天”、“一小时”在诺兰的镜头里有什么不同,没有觉得时间变漫长或者变轻快,没有看到战争的残酷,诺兰只是打乱了时间的顺序,并没有把不同的人对时间的感受表现出来,诺兰对形式的创新,仅仅停留在形式表面,除了让观众猜,没有更多的作用。

举个鲜明的例子做对比,看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观众会觉得那个中场休息实在太漫长,而看过《敦刻尔克》之后,观众并没有感觉到“一周”有多漫长。因此,诺兰并没有很好地描绘时间。

另一个在时间上玩花样并且玩得很高级的人是毕赣。在《路边野餐》后半段那个著名的46分钟的长镜头里,主人公陈升在“荡麦”这个地方见到了死去的妻子,见到了长大之后的侄子卫卫,见到了前不久的醉鬼。可以说,“荡麦”成了一个不同时间段的人物的聚集地,仿佛一个漩涡的中心。而导演这样表现,除了表达主人公陈升逃不出的“过去”,还表露了导演自己革新电影语言的艺术野心。长镜头最具有客观性,因为中间没有剪辑,事物会以最客观的面貌呈现在观众眼前,可是导演毕赣却用“客观”的长镜头做了一个非常“主观”的表达,那就是主人公陈升的内心世界。

在艺术上达不到创新,在主题上不够深刻,说《敦刻尔克》是一顿没有营养口味略新的快餐,再合适不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二刷《敦刻尔克》:弱化的故事与强化的形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