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我为什么喜欢《奇葩说》

小时候看《三国演义》,特别崇拜会忽悠的诸葛亮。诸葛亮先是在茅庐里向刘备兜售三分天下的战略,正合了皇叔的野心,被皇叔奉为军师;然后是到江东舌战群儒,顺便提醒周瑜“战败即有可能被戴绿帽”,促成孙刘联盟;更别说三气周瑜、骂死王朗。用现在的销售思路来看,诸葛亮的忽悠,其实就是自我推荐(隆中对);推销产品(舌战群儒);诋毁竞争对手(气死周瑜、骂死王朗)。

我崇拜诸葛亮,其实是崇拜他说服别人的智慧——即沟通的能力。

现实生活中的你一定比我更了解沟通的重要性。你也许是一个设计师,你有独特的设计思路,但你还需要强大的沟通能力,在客户的要求和你的思路之间搭建桥梁。你也许是一个可以妙手回春的医生,但你必须用耐心的话语让焦急的病人家属冷静下来,接受你的治疗方案。老年人难免有大病小灾,作为儿女的我们能够让他们安度晚年已属不易,还要同时让伴侣和亲戚都满意,也需要有效的沟通。

在《奇葩说》的第一季第一期中,马东将这种语言的力量称作汽车的“扭矩”。我的理解是,人的“真才实学”可以看做汽车的“马力”,只有当“马力”和“扭矩”配合起来,汽车才能轻松顺利地爬坡。

能见识到这种“语言的力量”,是我喜欢《奇葩说》的第一个原因。具体并不在于某一位辩手可以通过精彩的陈述让我信服他的观点,而是在我信服他了以后,对方辩手的另一番言辞又可以让我倒戈。这正是辩论的魅力,也是现场红蓝票数跑来跑去的原因。

我喜欢《奇葩说》的第二个原因,是这个节目可以调动我们独立思考的意愿。

《奇葩说》从开播以来,每一期都为观众准备一道辩题,有的是人际交往中的小事,例如“朋友的伴侣出轨,该不该告诉他”;有的是人生大事,例如“剩男剩女找对象该不该差不多得了”;有的是职场困惑,例如“和老板打电动要不要‘放水’”;有的则是对人性的拷问,例如“该鼓励病危者活下去吗”;还有一些题目看似脑洞大开,实际上是在提问我们对生活的态度,例如“高等生物的蛋该毁灭吗”一题,是在让我们思考如何拿捏“好奇”与“保守”之间的分寸。

对于《奇葩说》的这些大小不同深浅各异的辩题,有些我们心中早有定论,有些可能我们从来都没听过,只会用一句“什么鬼”来表达当时的感受。但《奇葩说》中唯一不变的,是任何一道题目,从正方可以说得通,从反方照样可以。这就证明偏执一词的观点都是错的,任何绝对都不绝对,因为反向亦通。

因此对于观众来说,看《奇葩说》最大的收获就是不会再轻信任何观点,因为当我们遇到一个滔滔不绝的人时,会知道他的观点在《奇葩说》里一定被反驳得体无完肤。Get 这一项技能,你可能会在掉进“陷阱”之前悬崖勒马;你可能会对曾经看不惯的人多一分宽容;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会再轻易复制别人的观点,而是独立思考,得出最“走心”的结论。并且明白这些思考需要应用到人生的方方面面。

我喜欢《奇葩说》的第三个原因很简单,就是节目特别好看!

精彩的辩论是一种好看,而段子横飞是另一种“好看”。

《奇葩说》第4季里,我最喜欢傅首尔。在《奇葩大会》她就给我们留下了“金句”:“我吵架就是为了维护内心世界的秩序”。之后她每一次辩论,都会让气氛嗨起来,手机屏幕都要被笑声震碎。讽刺遇到危险逃跑的伴侣,她会说“夫妻本是同林鸟,比的就是谁翅膀硬”;反驳“给孩子定制完美人生”,她痛斥“冥冥之中自有‘我妈’”;讨论“误会要不要澄清”,她会说“谣言止于智者,止于不了智障”;她不会苛待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亲戚,但也鄙视“有文化的屁股把我家沙发都坐升值”了的势利态度。高晓松在评价她时调侃到,“每一种排泄都有快感”,表达虽不是排泄,但也是种宣泄,宣泄的人和“观赏”的人都嗨到爆。

细心体会《奇葩说》编导的思路,他们是想让观众在“笑”或“泪”中豁然开朗。能够“豁然开朗”固然好,但是万一我们愚钝Get不到精髓,做个浅薄的人哈哈大笑也不错,毕竟谁也不能一辈子“深不见底”,也用不着谁“鞭长莫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我为什么喜欢《奇葩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