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那些事
分享电影的精彩

《路边野餐》只跳舞不讲话的布鲁斯电影

lbyc

路边野餐的英文名KailiBlues,中文就是:凯里布鲁斯,凯里就是电影中故事发生地,也是导演毕赣的家乡。布鲁斯就是蓝调音乐的音译,蓝色代表忧郁,蓝调音乐起源于黑人音乐,是特别感性的情绪重于情节的音乐。名字非常符合这个电影的气质。

虽说电影情绪重于情节,并不是没有情节,只是没有那种通常电影里惯常的开始、发展、高潮和结局的经典的故事形式和强烈的戏剧冲突,换了一种讲故事的方法而已,其实也是艺术电影惯常的手法。只是每个导演都有自己喜欢的讲故事的方法,大概就是个人风格吧。

电影细节处理蛮用心,也需要非常细心的看电影,看懂电影想表达的才更有满足感。

比如小男孩卫卫住的破旧屋子旁边就是一个瀑布,屋子中间悬着个歌舞厅里才会有的那种很大的球形射灯,非常突兀,后来看到男主和他的同母异父的弟弟也就是卫卫的爸爸的几场戏,发现因为那个破房子以及过去的9年发生的事,兄弟间的厌恶和隔膜;在男主向女理发师以第三人称讲述自己和妻子的故事时,才明白那个突兀的灯的由来:原来他们在歌舞厅认识,平时因为住在瀑布旁边,讲话都听不见,不如跳舞。

居然这个灯在男主经历了坐牢、离婚、妻子去世,母亲生病去世,弟弟是有了女友还是结婚了?并且有了孩子(电影没有交代,只有他一个人带着孩子)…….

这么多年、这么多事以后居然还好好的挂在破旧的屋子里,可以想见小镇人生活的漫不经心。

这种普遍的随波逐流的生活状态在电影里随处可见。年轻人大都趿拉着拖鞋,叼着烟,打牌、打台球、喝酒、K歌,已经不年轻的男主口中知道他年轻的时候也是混世的,现在虽然当了乡村医生,生活状态并没有不同。看过侯孝贤和贾樟柯电影的对这种小镇生活应该很熟悉,虽然地域不同、年代不同。

电影里展示的贵州的凯里、镇远的风景和人物的生活以及音乐,很美。相信的确是导演26年来心中的肿胀。这里的美并不是指风景每一帧都可以做为明信片,人物颜值有多高,生活多么精致或积极令人鼓舞的那种,而是好像谷崎润一郎在《阴翳礼赞》里描述的东方文化中的幽暗、含蓄和散淡之美,是普通人像泥土一样生活,匍匐于自然之下的不加PS的自然本身的美好。

最后,电影里的音乐非常好听,喜欢80年代台湾流行音乐的会非常有感觉,我想导演一个89年的孩子为什么会喜欢?后来想想他的父母应该是60年代的,也许是受父母影响也不一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那些事 » 《路边野餐》只跳舞不讲话的布鲁斯电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